love爱博

  很快给大家看看对冲基金的策略,实际上粗分有十几种策略,。每一种后面又有成千上万种不同的子策略。所以这里面实际上有很多事情可以做,在这些策略里面,实际上有很多策略跟量化投资相关。比如说我们市场中心策略,固定收益策略,管理期货这些都不用说了,这里面有一些策略实际上也不会用到量化投资的东西。实际上量化模型很重要的策略,是我们国内现在还完全没有的,这里面需要很复杂的数学模型来计算这种套利机会。大家可以参考我2014.年6月号《新财富》杂志我的拙作。

love爱博

  因为投资者资金只是在上面那个框里面移动,IM和IA根本就碰不到投资者的资金,所以这样的话使得投资者的利益得到了很好的保护。今天想借这个机会,我们在国内基金行政人这块是缺的,这使我们中国对冲基金的发展有很大的缺陷。

  另外,我们经常问成功的对冲基金经理是不是能培养的,是先天的,还是后天培养而成的。在美国曾经发生过这么一起辩论,Richard Dennis和Bill Eckhardt他们一个认为是先天的才能,而一个认为是可以通过后天培养的。然后就招募了一批各方面的草根交易员,按照他们定义的规则来做交易这就是著名的海龟阵营。现在回过头来看,如果你在对冲基金行业能够跟海龟阵营沾上边的就是很牛的。

  全球对冲基金大概有1万家左右,亚洲大概有1000多家。我们大陆开放注册备案制以后,注册私募基金速度非常快。去年底大概是2.5万家,其中真正做对冲基金的,我估计大概有700-800家。大家不要小看这个数字,整个亚洲在大陆开放之前也就是1000家左右的对冲基金,我们中国把这个数量增长了70%到80%,我们要把市场发展起来的话,现在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。

  我这里给大家看一个最权威的CTA指数,这个指数从80年开始记录,实际上这个指数的夏普比例只有0.38,在我投过的CTA里面有非常成功的CTA,其夏普比率能超过或者能够达到0.8的就已经非常不错了。所以这些东西我觉得是我们在大陆的误区,所以我花一点工夫专门说一下这个事。

  现在我们对市场有一些观察,现在市场从全球来说有两股幽灵资金在全球游荡,在寻找落脚点。幽灵资金进入到哪一个市场,哪已经市场就会大起大落。大家最近看到黄金、石油、标普500,这些高流动性的市场正在经历幽灵资金的洗礼,有可能会来到我们大中华市场。所以说大家对猴市的风险也要有所准备,从我们投资的收益方方面面来讲,亚洲的对冲基金现在进入了比较成熟的阶段。但是从策略上来讲,还是处于比较畸形的状态,我们还有很多其他策略和发展空间。对冲基金产业本身也有很多基金在关门,有很多基金在成立。大家不要看到有多少对冲基金被关掉了,就感到没有希望了,实际上在这同时有很多的对冲基金业在迅速的成长和成立,有些基金是关掉了,所以对这个现象不要感到太惊讶。

  我这里给大家看一个最权威的CTA指数,这个指数从80年开始记录,实际上这个指数的夏普比例只有0.38,在我投过的CTA里面有非常成功的CTA,其夏普比率能超过或者能够达到0.8的就已经非常不错了。所以这些东西我觉得是我们在大陆的误区,所以我花一点工夫专门说一下这个事。

  下面这个指数是专门集中于做股票的私募基金指数,大家可以看到痛苦指数的情况,这是债券。

  今天主要讲几个方面,介绍一下对冲基金的历史和发展状况。经常有人问,什么样的人可以做对冲基金经理,做很成功的对冲基金经理,今天我想借这个机会给大家做一个介绍。另外也介绍一下海外对冲基金的结构,因为现在国内对冲基金正在蓬勃发展,但是我们看到国内有很多结构性的欠缺,有时间的话我可以多讲,没有时间的话可以简单一点,然后再介绍一下对冲基金的策略。

  这是在中国做的策略,如果大家想知道比较详细的情况,2014年6月份新财富杂志上,我有一篇文章叫做《对冲基金中国策》有详细的介绍。

  我这里给大家看一个最权威的CTA指数,这个指数从80年开始记录,实际上这个指数的夏普比例只有0.38,在我投过的CTA里面有非常成功的CTA,其夏普比率能超过或者能够达到0.8的就已经非常不错了。所以这些东西我觉得是我们在大陆的误区,所以我花一点工夫专门说一下这个事。

  对冲基金跟传统投资相关性很低,对海外的机构投资者、高净值投资者,把它作为一种新的资产类别来做配置。刚才王总在语重心长的呼吁市场对衍生品开放,我是绝对赞成的。而且在我讲的过程中,也会印证到王总刚才讲的很多东西。王总给大家推荐了一本书,那本书也是我非常喜欢的,在这里我也会给大家推荐两本书,这两本书也会对大家有很多的帮助。

  所以我们对冲基金跟量化投资有很大的交集,而且对冲基金里面很多策略实际上都用到了量化。有 些多对冲基金根本上都不是高频交易,有很多对冲基金的策略,它的交易频率是非常低的,可能是六个月、一年,甚至更长的时间才做一次交易。所以高频交易、量化投资、与对冲基金这些东西不能等同起来。

  非常荣幸能够有机会在这里跟大家一起分享对冲基金。今天的会议是量化投资与对冲基金,量化和对冲基金是两个非常紧密相连的范畴。当然他们不是同一个范畴。

  我们做量化投资的话不可能不知道这位先生,James Simons这位是数学家,微分几何学家。另外做量化投资的不可能不知道这一位, David Shaw,他是哥伦比亚大学计算机系的教授,D.E.Shaw的对冲基金曾经是全球最大的。这位David Harding也是学数学的,这就是元盛的创始人,这些都是很成功的对冲基金经理。所以教授、学者是可以成为杰出的对冲基金经理的。

  所以我们有一个结论,各种人才都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对冲基金经理。但是有一个前提,一定要有自己的特色,做量化投资,尤其我们在国内做量化投资,很多投资的因素有很大的同质化,这个可能会对我们成为成功的对冲基金经理不利。

  很快给大家看看对冲基金的策略,实际上粗分有十几种策略,。每一种后面又有成千上万种不同的子策略。所以这里面实际上有很多事情可以做,在这些策略里面,实际上有很多策略跟量化投资相关。比如说我们市场中心策略,固定收益策略,管理期货这些都不用说了,这里面有一些策略实际上也不会用到量化投资的东西。实际上量化模型很重要的策略,是我们国内现在还完全没有的,这里面需要很复杂的数学模型来计算这种套利机会。大家可以参考我2014.年6月号《新财富》杂志我的拙作。

  现在我们对市场有一些观察,现在市场从全球来说有两股幽灵资金在全球游荡,在寻找落脚点。幽灵资金进入到哪一个市场,哪已经市场就会大起大落。大家最近看到黄金、石油、标普500,这些高流动性的市场正在经历幽灵资金的洗礼,有可能会来到我们大中华市场。所以说大家对猴市的风险也要有所准备,从我们投资的收益方方面面来讲,亚洲的对冲基金现在进入了比较成熟的阶段。但是从策略上来讲,还是处于比较畸形的状态,我们还有很多其他策略和发展空间。对冲基金产业本身也有很多基金在关门,有很多基金在成立。大家不要看到有多少对冲基金被关掉了,就感到没有希望了,实际上在这同时有很多的对冲基金业在迅速的成长和成立,有些基金是关掉了,所以对这个现象不要感到太惊讶。

  现在我们对市场有一些观察,现在市场从全球来说有两股幽灵资金在全球游荡,在寻找落脚点。幽灵资金进入到哪一个市场,哪已经市场就会大起大落。大家最近看到黄金、石油、标普500,这些高流动性的市场正在经历幽灵资金的洗礼,有可能会来到我们大中华市场。所以说大家对猴市的风险也要有所准备,从我们投资的收益方方面面来讲,亚洲的对冲基金现在进入了比较成熟的阶段。但是从策略上来讲,还是处于比较畸形的状态,我们还有很多其他策略和发展空间。对冲基金产业本身也有很多基金在关门,有很多基金在成立。大家不要看到有多少对冲基金被关掉了,就感到没有希望了,实际上在这同时有很多的对冲基金业在迅速的成长和成立,有些基金是关掉了,所以对这个现象不要感到太惊讶。

  另外,我们经常问成功的对冲基金经理是不是能培养的,是先天的,还是后天培养而成的。在美国曾经发生过这么一起辩论,Richard Dennis和Bill Eckhardt他们一个认为是先天的才能,而一个认为是可以通过后天培养的。然后就招募了一批各方面的草根交易员,按照他们定义的规则来做交易这就是著名的海龟阵营。现在回过头来看,如果你在对冲基金行业能够跟海龟阵营沾上边的就是很牛的。

  一般把高频交易和量化投资、对冲基金混为一谈,这三个实际上属于不同的领域和范畴。它们有很大的交集,但是你不能把它们等同起来。高频交易可以是量化的,也可以是非量化的。

  谈到量化投资,我的理解远远超过多因子模型这些东西。在华尔街一般来说有量化方面的工作机会,经常讲到的跟金融工程有关,刚才王总讲到期权、期货,跟这些东西密切相关。我把量化投资定义为凡是用到的数学公式、数学模型来帮助你做投资的都可以定义为量化投资。

  很快给大家看看对冲基金的策略,实际上粗分有十几种策略,。每一种后面又有成千上万种不同的子策略。所以这里面实际上有很多事情可以做,在这些策略里面,实际上有很多策略跟量化投资相关。比如说我们市场中心策略,固定收益策略,管理期货这些都不用说了,这里面有一些策略实际上也不会用到量化投资的东西。实际上量化模型很重要的策略,是我们国内现在还完全没有的,这里面需要很复杂的数学模型来计算这种套利机会。大家可以参考我2014.年6月号《新财富》杂志我的拙作。

  很快给大家看看对冲基金的策略,实际上粗分有十几种策略,。每一种后面又有成千上万种不同的子策略。所以这里面实际上有很多事情可以做,在这些策略里面,实际上有很多策略跟量化投资相关。比如说我们市场中心策略,固定收益策略,管理期货这些都不用说了,这里面有一些策略实际上也不会用到量化投资的东西。实际上量化模型很重要的策略,是我们国内现在还完全没有的,这里面需要很复杂的数学模型来计算这种套利机会。大家可以参考我2014.年6月号《新财富》杂志我的拙作。

  我们亚洲的对冲基金,实际上到八十年代才开始发展,起步比较缓慢也比较晚。到目前为止,实际上我们亚洲的对冲基金,从总体结构上来说还是不平衡的,我们绝大多数资金还是集中在股市多空投策略中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